答:有同学认为不应该浪费时间教三遍p值和置信区间

如果确实大部分同学认真跟着我学三遍后还不能明白区间估计的假设检验,我承认是我教学上的失败。然而我不介意讲第四遍第五遍(实际上,在结构方程部分,、方程结构和S的关系我至少重复了五遍。但是五遍都能听懂,一定胜过三遍还没听懂?)假如有同学有兴趣,欢迎贡献一个问卷调查有多少人终于弄懂区间估计和假设检验,还没有弄懂的同学中有多少同学仍然有足够的兴趣企图花时间去弄懂。做在线问卷只需要动机,不需要写代码的能力。我很希望有更多同学去实践在线问卷这项重要的技能。

到底教什么是重要的,我的判断没有改变。我仍确信选讲p值、区间估计符合我对大家学术倾向的最初预期。倾向学术还是倾向职场,对每位同学无所谓对错。要错就是我最初的预期错。现在确实有同学认为,不搞懂p值、power、区间估计照样可以安心作学术,照样可以面对海量的报告p值的文献,照样可以在自己的学术作品中每篇都报告p值。对这一类同学,我以为这是把学术当作普通谋生行业。我要编量表宁可划这类同学为职场倾向。但如果有同学对p、CI这类貌似非应用的学术问题感兴趣(当然有),我认为太有必要在北大的研究生课程里占用足够的正课时间。这是我的公开立场。

同样,我也相信大家对于什么东西是重要的自有度量。但这并不意味着我的课程需要符合多数同学目前的偏好。我相信许多同学考入北大,是为了有一个机会让北大改变自己的偏好(或品味?),而不是相反。

至于上课提点考试题目的噱头,建议对此有意见的同学把它正确地理解为我的一种调侃方式,而不是我对考题的允诺或背书。同时建议对此调侃方式不能接受的同学,错误地把它理解为我对试题的某种程度的提示,我尽量弄假成真促成喜剧。

最后,我很清楚以上这些颇为偏激的意见显然不适合作为一个comment跟在任何一个同学的学习笔记之后。因为每一位在学习笔记中花费时间陈述课程意见的同学,他们是在为课程作自己的一份义工。义工身后,多的是搭便车的沉默群众。甚至我的comment本身,更多时是基于我对原贴的片面误读而不是全面的解读,因为原贴全篇超过60%的篇幅在正面肯定我的课程教学。显然,我的这篇答复意见已经完全不针对原贴和发表原贴的那位同学,所以我决定把这个回复贴在自己的教学笔记,并欢迎所有同学匿名或者不匿名评论。

4 thoughts on “答:有同学认为不应该浪费时间教三遍p值和置信区间”

  1. 说些没有意义的话,但确实是我一直都非常困惑的问题。

    每个做学术的人可能一开始都不想把学术仅仅当成吃饭的东西,可是在现实面前,人有时候是很无力的。自身条件和周围条件都是限制,最后在学术这个金字塔上绝大部分人都成了混饭吃的。只有极少数人能够走到前面。这件事好像是结局早已注定的事情。既然绝大部分人都是塔底,那么学术取向的研究生教育是不是在给大家一种幻想,而这个学术的幻想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终究是要破灭的?这样的话学术预期对于个体来说是不是很残忍?我一直都很怀疑我是否有勇气做这个塔底,没有钱也不学术。什么也不是的怪物......

  2. 国内和境外的学术环境非常不同。在学科前列的研究机构,混饭吃的人大大少于学术取向的人。我们期望自己的学生有1/5到1/3能有机会进入这个圈子(但也许受了各种诱惑或者基于不同的生活价值判断,再离开这个圈子的人也不会少)。

    中国大陆的现状是赢家通吃,输家一无所有。但如果能走出这个范围,个人要找到自己兴趣生活的niche并不难,一份努力自有一份回报。世界很大,多遇几个学术取向的马斯洛式自我实现个案,很容易发现学术取向的选择没有要求那么大的勇气。

  3. 我想理想与现实的冲突在任何时候都存在吧。但是冲突不意味着一定要放弃。说到学术金字塔的顶端和底部,如果就真正的学术来说,那我理解为底部是基础,而顶端可能就是那些真正能被人看见的成就。这个就正如老师那天我提问侯杰泰老师研究的现实意义,很清楚记得李老师当时的回答,老师说能够给同行解惑也是一种意义。其实这观点与我之前的想法是很不一样的,我一直觉得真正的学术研究就必须有一个很耀眼的成果可以被人知道,被人记住,像那些历史上的大家一样。但是老师的观点让我对做学术,做研究有新的认识,做学术和研究不一定要做到那种名留千古才算有意义,那样的人可能就是金字塔的顶端,如果不能够做到那么好,那么从一个有用的角度来说,能够对别人有用的知识,就可以说是有意义的,也许意义的大小有分别,但是这种意义本质都是相似的。

    对于“沉默的群众”,想引用王小波《沉默的大多数》里边的几句话:“我认为,可以在话语的世界里分出两极。一极是圣贤的话语,这些话是自愿的捐献。另一极是沉默者的话语,这些话是强征来的税金。开口说话并不意味着恢复了交纳税金的责任感,假设我真是这么想,大家就会见到一个最大的废话篓子。我有的是另一种责任感。”“因为种种原因,对于话语的世界有某种厌恶之情”“沉默的说明总是要滞后于沉默”

  4. 其实没有把问题搞得那么复杂,喜欢就去做好了,不管是学术,还是工作。重要的是要搞清楚自己适合做什么。现在可能会有很多压力,会看到已经工作的或者结婚的同学炫耀着他们的幸福,那是属于他们的,不属于我的。

    走在静默的校园里,看着潺潺流水,草长莺飞,思考一些愉悦的问题,不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吗?

    也许现在会遇到些困难,但是,只要还有个梦在那里,不管做什么都会很好。而且,其实工作了也需要些学术精神;庸庸碌碌,浑浑噩噩,即使工作了,依然只是在金字塔底层。

    生活注定我们逃不过的。所以,还是选择如何接受吧,被动 or 主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